李洪志面前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图)

来源:十堰防范办 2019-03-12

\ 

提出的这个问题,是缘于李洪志《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2018年6月21日)中的这样一段师徒对话:

弟子:这些年我们本地离世的同修不少,包括一些在本地发挥大作用的协调同修。有些病业走的同修从内心来说是不想走的。大家普遍认为其中原因之一,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因素。

师父:我讲了,有些人失去生命啊是给别人看的,是为了修别人的;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并不是这个人没做好。但是呢,也有确实在修炼上放松的,这都是教训了。……我发现了旧势力在钻这个空子、在迫害学员。……也不象你们想的那样,事事神、师父都能包揽你,有些因缘复杂到都不好说。

在这段文字中,弟子先摆出“本地离世的同修不少,包括一些在本地发挥大作用的协调同修”这一事实,觉得“发挥大作用”的精进者不应该被疾病夺去性命。“有些病业走的同修从内心来说是不想走的”一句,既为那些因病早逝的同修感到悲哀(他们可是信师信法的忠诚弟子,“不想走”却偏偏过早地“走”了,情何以堪),恐怕也是曲折地表示对师父的不满吧。要知道,常人有病求医,大法弟子有病不看医生,交给师父安排,结果是“大法神”活不过常人,精进弟子纷纷短命夭亡。

提问的弟子最后强调一句:“大家普遍认为其中原因之一,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因素。”为什么要强调“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因素”呢?这一强调的背景是什么?窃以为,它的背景是李洪志对弟子的种种承诺。众所周知,李洪志对弟子有过“清理身体”、“性命双修”、“延年益寿”、“青春长驻”、“永葆生命”、“法身保护”、“地狱除名”等承诺,按照这些承诺,大法弟子不可能因病早逝。可“(因病)离世的同修不少”将这些牛皮谎言一下了捅破了。

李洪志又是怎么为自己的好吹大牛、轻诺寡信作狡辩的呢?一是称有些人是“失去生命啊是给别人看的,是为了修别人的”(奇葩理由,十分可笑,不值一驳);二是称是旧势力在钻空子迫害学员,是旧势力的安排(下文详驳);三是称“不象你们想的那样,事事神、师父都能包揽你”,明确承认自己不可能“事事神”,无法什么都“包揽”(下文详驳)。李洪志说因病早走的弟子“面对迫害……很无奈”,其实也是变相承认自己面对这“不可抗拒的因素”也很无奈。

然而,李洪志恰恰忘记了,他还吹过其他一些更大的牛皮,那些“更大的牛皮”将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的狡辩砸了个稀巴烂。

先说“旧势力”这个最主要的“不可抗拒的因素”。李洪志杜撰出“旧势力”目的就是用它做挡箭牌,“旧势力”成了个筐,什么都往里装。“旧势力”这个筐虽然很烂,却替李洪志装了很多邪货。说白了,“法轮功”四处碰壁,大法徒圆满无望,痴迷者病亡祸死,等等等等,都是“旧势力”惹的祸。然而,李洪志早就宣称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旧势力”已经被他“淘汰至尽”了。谓予不信,有截图为证:

\ 

《2003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截图

按截图中“旧势力在当前哪,已经被彻底的淘汰至尽”这句话(请注意“彻底”与“至尽”这两个词),早在2003年7月20日即《2003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出笼之时,已经不存在什么“旧势力”了。为什么了15年后(巧得很,相隔15年,都是“华盛顿DC法会讲法”),“旧势力”仍然存在,而且钻空子、迫害学员,让“宇宙主佛”很无奈呢?再请注意“从最高形式一直到它们旧势力所安排的那些个不同层次上参与正法、左右正法的那些个所谓的神、变异的生命,都被淘汰至尽,没有了”这一句,它是说听命于“旧势力”或由“旧势力”安排的手下,也都“被淘汰至尽,没有了”,那试问,既然如此,又是谁来“迫害学员”呢?还有呢,上面的截图中,李洪志踌躇满志地表示“我能够掌握这一切”,“(旧势力被淘汰至尽)不是我不慈悲”,言下之意,是李洪志用他的“霹雳手段”将“旧势力”彻底淘汰了。这就怪了:那为什么15年后“旧势力”又死灰复燃,成了“不可抗拒的因素”,厉害得让“李主佛”徒叹“无奈”呢?

再说“不象你们想的那样,事事神、师父都能包揽你”的问题。有必要首先指出,“事事神”、“(师父)能包揽”不是弟子们的想象,而是李洪志的自吹。比如:“因为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我们做这件事情也不允许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转法轮》)这段话既吹自己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事事神),又承诺弟子有师父法身保护,“不会出任何危险”(能包揽)。至于“我的法身已经多的无法计算了,别说这些学员,再多我也管的了。”(《转法轮》)更是“全员包揽”。

不过,分量最重的是下面这段由李洪志吹出的宇宙级“神通牛皮”:“我告诉大家,真正的你自己在把握着,但是力量不够,甚至无能为力……所以就得师父看着你、帮助你,把握着这一切。不止这些,最根本上我把握着一切,包括从无到有……从微观到洪观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不管是多高的神,都控制在那里。宇宙的形式、世间的形势,从高到低所有的一切,想出现什么状态就什么状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2011年《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瞧这话有多牛!无论微观、宏观,无论宇宙、世间,无论神仙、凡人,无论高层低处,尽在“李主佛”把握之中,这不就是“事事神”么?至于“你自己……力量不够,甚至无能为力”,“师父看着你、帮助你,把握着这一切”,这不是大包大揽是什么?在“最根本上我把握着一切”的李洪志面前,哪还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因素”的立足之地呢?既然李洪志能够做到 “想出现什么状态就什么状态”,那为何不让“没有一个大法弟子因病早死”的状态出现呢?

\ 

2011年《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截图

综上所述,弟子在法会上公开提出“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因素”,间接打脸“师父”,让李洪志陷入了两难境地:如果承诺在他这尊“宇宙主佛”面前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那就说明先前那些自我神化的“讲法”全是谎言和牛皮;如果仍然坚持自己的“神通牛皮”,那就无法解释为什么有“不少”弟子甚至骨干弟子因病早亡李洪志却无可奈何。

反邪教微信

反邪教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