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人死 起底轰动美国的大案

来源:十堰防范办 2017-11-29

在南美洲圭亚那合作共和国的热带雨林中,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镇,名叫琼斯镇。

从琼斯镇前往最近的城市需要坐19个小时的船,在茂密的丛林里走上约50公里才能到达最近的村庄。这里有个小型机场,但并不开放。

1978年11月,两个来自琼斯镇的人突然向圭亚那的政府求救,他们看起来惊慌又疲惫,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险象环生的逃亡。

“琼斯镇的所有人正在被逼自杀。”圭亚那政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立即派出直升机去查看情况。

然而他们晚了一步。

当直升机到达的时候,琼斯镇已经陷入了一片寂静,那是不属于人间的寂静——除了两名被遗忘的老人和两名向圭亚那政府求救的脱逃者,琼斯镇其余913人,其中包括260名孩子,已经全部死亡。

他们的尸体摞在一起,横七竖八地铺满了小镇的每一寸土地,从高空望下去,仿佛某种奇诡的拼贴碎布覆盖了大地。

这些人全部喝下了掺了氰化物的饮料,死前极其痛苦、受尽毒药的折磨。只有两人“免受”了这种苦痛,选择了开枪自尽——这场惨案的始作俑者吉姆·琼斯和他的私人护士。

在这个人间地狱的现场,警方找到了一卷录音,记录了整个惨案的全过程。从这卷录音中,传来的是真正来自“死亡”的声音——教主吉姆·琼斯如何蛊惑“人民圣殿教”的信徒和他一起陷入疯狂。

\

▲惨案现场

“完美”的琼斯

吉姆·琼斯原是美国一名基督教牧师,他的妻子也是一名狂热的信徒,婚后的琼斯开始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市卫理公会教堂供职。

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社会喧闹不安,国内因越南战争而反战情绪高涨,有色人种开始作为一种新的政治力量在美国崛起。反抗旧的主流文化成了当时美国社会的新风气,年轻人中演化出了嬉皮士,爵士乐中演化出了摇滚乐,好莱坞的明星工厂已成为昨日黄花,“反文化”成为了新的文化。总之,那是一个因激烈的变化而暂时处于混乱的时代,有钱人在挥霍,穷人则盲目地从各种宗教中寻求安慰。

琼斯的“人民圣殿教”也是当时冒出的多种教派中的一个。这个教派原本只是个非常不起眼的小组织,然而很快他就吸纳了不少的信徒——因为琼斯的理念和目标实在太符合当时人们的需要了。

琼斯宣称要建立一个消灭种族歧视、贫富悬殊和生态不平衡的教派,他本人也确实在做着各种善事。例如帮助吸毒的人戒毒,帮助穷困大学生交学费,收养无家可归的孤儿,帮助穷人免费看病……

\

▲吉姆·琼斯

很多被主流社会拒绝的人,例如黑人和底层穷人,他们在和琼斯一起做善事时体会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他们用募捐来的钱帮助更多人,这些被主流社会排斥的人,第一次体会到“被人需要”是多么美好。

不仅爱做慈善,琼斯的私生活看上去也无可挑剔——他穿着旧鞋子旧衣服和旧的唱诗袍,和穷人生活在一起,从不擅自使用教会的钱来给自己买东西。他看起来那么朴素又热心,还具备着极好的口才,仿佛一个“完人”。

一名信徒艾伦斯·旺森曾这样描述琼斯:“他说他会帮助有需要的人,而且他也不像大多数传教士一样开着凯迪拉克。”

毫无疑问,这种表面上热心又清廉的品格吸引了无数人生道路上的失意者,他们聚集在琼斯周围,感受着生而为人的价值。“人民圣殿教”因此而声名远扬,极好的声誉使他们有很大的影响力,据说当时的旧金山警察局局长和市长选举都要借“人民圣殿教”的一臂之力。

然而,他是真的完美得无可挑剔吗?

十分遗憾,他不是。

1973年,有些信徒离开了琼斯,逃离了“人民圣殿教”。这些人接受美国杂志的采访时,描绘了一个他们眼中真实的“人民圣殿教”,结果圣洁的天堂被打碎了,完美无瑕的“圣人”更是被扒了面具——“人民圣殿教”是个打着慈善幌子的邪教,教主琼斯更是个罪恶之人。

在这些信徒的描述中,“人民圣殿教”是个有去无回的地方,一旦入教便没有可能脱离,为了防止有人逃走,琼斯甚至没收了信徒的财产。

另外,琼斯还像所有邪教神棍一样,号称自己有“超能力”,经常展示用“超能力”治疗癌症并消除病痛。他还给自己编造了一个极其“伟大”的人设——琼斯自称是神的化身,几千年前化身为释迦牟尼,创建了佛教,后来又化身耶稣基督,创建了基督教,后来又化身列宁,将社会主义发扬光大。

除了装神弄鬼之外,琼斯一向为人称道的人品也不再站得住脚。的确,琼斯并不爱钱,然而这世上能让人鬼迷心窍的又何止金钱而已?琼斯爱美女,“人民圣殿教”中年轻漂亮的女性,如果让琼斯看上了,又能满足他的要求,那么就能晋级。

这些事实的揭露不仅让人们开始重新认识“人民圣殿教”,也让琼斯十分焦躁,几乎像得了被害妄想症。他将自己的恐慌夸大,恐吓其他信徒,令他们相信这个世界要对他们不利,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被吓住的信徒们决定跟着琼斯一起逃离这个世界,于是他们在圭亚那热带雨林中的一个荒僻处建立起了“琼斯镇”。

一切悲剧将从这里开始。

\

▲吉姆·琼斯和琼斯镇的孩子们

刺杀与屠杀

逃离“人民圣殿教”并揭露教会真相的人们并未停止揭露真相的脚步,他们强烈要求美国国会去查清琼斯试图掩饰的真相。美国国会最后批准,让议员赖安带队去考察琼斯镇。

迎接赖安的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假象——琼斯镇的人们载歌载舞,又笑又闹,热情活泼得仿佛热带雨林的天气。他们笑容满面地向赖安讲述着琼斯镇的美好生活,一遍遍地声称自己不是被逼迫留在这里的。赖安一时被这种歌舞升平的场面所迷惑,当晚他站在台上对着信徒们发言称:

我现在可以告诉各位,今天晚上我已经和一些人谈过,他们的说法各不相同,但都觉得,这是他们有过的最好的生活。

\

▲议员赖安

然而很快,赖安和其他随行记者就发现不对劲——一直有人在监视着他们。而且赖安代表团无法跟那里的人们进行任何非正式谈话。

琼斯镇在给赖安一行人上演一出编排许久的歌舞剧——人们各司其职地扮演着“幸福信徒”的角色,试图掩盖什么可怕的真相。

一名信徒提姆·卡特接受采访时“诚恳”地说:“这里的美丽、和平、责任和友情是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的。”

然而当摄像机移开,卡特迅速告诉赖安,请求他带自己离开这个地方。除了卡特,还有一位女孩子,在赖安快要离开时,乘乱偷偷塞给随行记者一张纸条。记者迅速将纸条塞入口袋,因为他从姑娘的眼神中看出了她十分害怕。车开后,记者打开了纸条,上面的笔迹是颤抖的:“请帮助我们,我们想离开这个地狱。”下面是四个人的签名。

于是赖安返回了琼斯镇要求带走这几位请求离开的信徒。赖安念了名单上的四个人的名字,四个人战战兢兢走出来,站在记者身边。人群中逐渐有压抑的哭泣声。当琼斯问还有没有其他人愿意走时,经过一阵沉默,又有一些怯生生的手举了起来,使得愿意回美国的人数增加到了二十个。会场上压抑的哭声越来越大。突然人群中跳出来一个年轻人,用匕首向赖安的脖子刺去,记者们拦住了他,并把匕首夺下来。琼斯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一动不动。

经过这场惊吓,代表团带上这二十个人,迅速乘卡车离去。

然而,这只是开始。

\

▲电影《琼斯镇惨案:“人民圣殿教”的兴亡》海报

逃离琼斯镇的信徒们悄悄告诉赖安,在这车上有一个非常危险的人——莱顿,他被称为琼斯的机器人,他极其忠诚,原本绝不可能出现在叛逃队伍之中。

由于十分紧张,一路上大家都非常安静,小女孩布伦达试图安慰妈妈,已在“人民圣殿教”待了太久早已丧失希望的母亲只是拍了拍她的手,一言不发。

到了机场之后,逃离者们迅速上了飞机。就在飞机起飞之际,一辆卡车突然出现,一个人拿着冲锋枪正对着记者的镜头。两枪过后,摄影记者中弹身亡。枪击短暂的停止了一下后,突然又传来三声枪响。有人过来直接朝国会议员赖安开了枪。与此同时,另一架飞机里面,莱顿也正在持枪扫射。

在这场丧心病狂的刺杀之中,有十二人受伤,五人死亡,其中就包括国会议员赖安、随行的四位记者和一位逃离“人民圣殿教”的信徒。

刺杀国会议员的后果琼斯十分清楚,他此时只有一条路——畏罪自杀。但他却拉上了琼斯镇的913人一起陪葬。

在惨案现场的死亡录音带中,清楚地记录下了琼斯生前最后的、也是最恶劣的表演:

“虽然我做了很多的努力,但是,因为有那么一小部分人说谎,我们没有办法再活下去了……美国政府马上要派飞机来,对着人们狂轰滥炸,政府还会派出大批伞兵,虐待孩子并屠杀信徒……我们不是在自杀,这是一种革命性的行为,如果我们不能和平的生活,那么,就让我们和平的死去吧。我们的死亡将会警示那些还活着的人们呢,让他们认同我们的思想,从而改造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喝下这些药吧,很简单,很简单,不会抽搐,很简单,喝吧喝吧喝吧!别害怕死亡,快点喝!”

第一批喝药的是小孩子,但是孩子怎么会自愿喝药呢?于是他们的父母亲就一边哄着他们,一边亲手给他们喂下了毒药。

“还有那些孩子,把小孩子带进来,哄一下他们。不疼的,只是有点苦,他们哭肯定不是因为疼。”

接着,成年人和老年人也陆陆续续开始服毒,如果有人敢反抗,持枪的守卫便会恐吓他们。在录音带的最后是两声枪响,那是琼斯和他的私人护士开枪自杀的声音。

接着,便是一片长久的死寂。

所有人都死了,他们的尸体铺满了这方土地。

=\

“完美的世界”

事实上,这些服毒的信徒,他们并非全都愚蠢,也并非全为恶人,他们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只因人生道路上的失意而对未来感到迷茫。

他们期待“完美的世界”,期待在这个“世界”里能实现自己想要的幸福。当琼斯出现,为他们描绘了这样一个“完美世界”,他们选择了无条件相信。

然而,邪教就是这样,它会给你最想要的假象,却迟早会露出食人的爪牙,最后一步步,将你拉向无底的深渊。

=

反邪教微信

反邪教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