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功、伪气功和法轮功等邪教的关系

来源:十堰防范办 2017-06-23

摘要:中国中医科学院气功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医学博士张洪林:当年伪气功在社会上的泛滥是生成法轮功等邪教的土壤或基础。法轮功等邪教多是打着气功旗号,踏着伪气功的台阶发展成为邪教的。多数邪教痴迷者最初是抱着学习气功健身治病目的接触到伪气功,进而被李洪志之流的教主通过表面是发功实质是暗示的手段引发的“神奇”效果,产生了对教主崇拜,最终被迷魂洗脑的。

  一、气功与法轮功等邪教的关系

  气功,像中药、针灸一样,都是中国传统医学的组成部分。两千多年前成书的中医最早的经典著作《黄帝内经》中,有一段当今气功领域公认的关于气功概念的论述是这样写的:“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当一个人的意识进入到一种非常宁静非常愉悦的虚无状态时,全身各系统的生理功能会随之变得协调。长期坚持这种集中注意力排除杂念放松心理紧张的锻炼,就会增强机体免疫抗病能力,起到防治疾病的作用。此外,《黄帝内经》中论述气功的条目还有诸如“精神内守”、“独立守神”、“传精神”、“通神明”、“为无为之事,乐恬淡之能,从欲快志于虚无之守”、“净神不乱思”、“占神往来”、“专意一神”、“必一其神”、“御精神,收魂魄”、“精神专直”、“心和调”、“安心定气”等众多专一内容,都清楚地证明了“调神”(心理调整)是气功的本质特征。如果用中医术语可将气功定义为:通过调神来协调气机,达到平衡阴阳、防治疾病目的的锻炼方法。用现代话说,气功是通过主动的自我心理调整对自己身体功能产生积极影响达到防治疾病作用的自我心身锻炼方法。

  按理说气功是中医学的组成部分,与法轮功等邪教应该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然而,现实表明气功的确与法轮功等邪教有些关联。气功主要是通过两个方面与邪教发生了联系。

  一个方面是法轮功被定为邪教前,气功在社会上的无序发展引发了鱼龙混杂的气功热。史无前例的气功热潮导致李洪志、张宏堡、沈昌、田瑞生、狄玉明等江湖大师为首的伪气功组织纷纷打着气功旗号和参加全国性的气功组织快速发展泛滥起来。这些伪气功组织逐渐具备了邪教的特点,终致法轮功率先自我爆炸。去年在广东被定为邪教的“华藏宗门”教主吴泽恒,以及至今还被羁押在案的王林,也都是伪气功大师出身。

  另一个方面是气功概念定义出现的人为失误给伪气功泛滥和邪教产生提供了理论基础。气功的本质特征已如前述是调神,然而,五十年代统一气功名称时,起气功名字的人(原河北省北戴河气功疗养院院长刘贵珍)人为将气功的气解释为呼吸之气,使气功定义第一次出现重大理论失误。及至后来学习气功的人们望字生义,将气功之气思辨为人体的元气内气,致气功定义出现第二次理论失误。这次理论失误为一些人认为内气可以外放、练气功的人可以发放“外气”奠定了理论基础,从而造就了众多认为自己有发放外气高功能的伪气功大师,包括邪教教主。

  二、伪气功与法轮功等邪教的关系

  事实证明,法轮功等邪教,多是打着气功旗号,踏着伪气功的台阶发展成为邪教的。换言之,伪气功是滋生邪教的土壤。

  伪气功是打着气功旗号,用虚幻臆断思辨演绎的内容做理论、实践上经不起科学验证的一类行为。伪气功的核心内容是所谓的“发功”、“发外气”。实验证明,“发功”的方式对部分人和部分病确有疗效,但是有效的原因是心理暗示,而非大师和邪教教主们吹嘘的是他练功获得的“高能量”通过穴位发放到体外,调整了别人的功能。

  我们气功研究室曾做了大量实验观察,例如,给受试者蒙上眼睛,使其不知外气师何时向他发气,则受试者的感觉效应立即与外气师发“气”在时间上失去了同步性,出现不发气时有效应,发气时反而无效应的情况。再如,让外气师悄悄地向附近不知道也不认识他的人发气,则任何人都不会有一点效应产生。反之,找一个根本没练过功,也不会发气的人冒充外气师,告诉人们这位冒充者是一位功夫高深的气功大师。然后让冒充者学着外气师发气的样子装模作样地比划起来,人群中会有相当数量的人产生“外气”效应。这里试举两个我在临床上遇到的实例。

  一个例子是我分别给几位患者做的。我告诉前来我们气功门诊求我给予“外气”治疗的患者说,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给他/她治疗。请他/她回家,在当天晚上八点前,在椅子上坐好,眼睛轻轻闭上,全身尽量放松。我则八点钟在我家里准时给他/她遥控发功。并请他/她第二天上午来我办公室介绍一下接收我发功的情况。第二天他/她极其激动地介绍说,当晚八点,准时收到我发给的外气。这是一股很强的热气流,这股气流不仅推动他身体不由自主地晃动起来,而且使之全身出汗,整个身体感到非常舒服,尤其是偏头痛等病症当时就止住了,当晚没吃安眠药竟睡得非常深沉……其实,那个时间我正在忙我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给他/她发功。

  另一个例子更有意思。一天,我在气功门诊接待了一位女患者。她是被丈夫和女儿用轮椅推来的。患者及其家属告诉我,她已双踝骨折八个月,至今不能下地行走。希望我能通过外气治疗帮助她恢复行走的功能。我首先检查了她的X光片,发现骨折处对位很好,骨折早已愈合。检查骨折处的感觉与运动功能,也都正常,不存在感觉神经和运动神经受损伤的情况。通过交谈,我发现这位女患者是一位性格内向、敏感、易受暗示的人。因此可以断定,由于她本人不懂医学,又过分顾虑自己的病变,错误地认为双踝骨折是很重的病变,从而自己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心理枷锁——消极心理暗示,导致骨折早已痊愈还不能行走的“心病”。基于上述分析,我决定为她进行所谓发放“外气”的心理暗示治疗。我告诉患者:“你的病不要紧,我发气治疗后,你立即就能行走。为了保证疗效,我给你发的气会强一些,请您能咬牙坚持忍住。”说完,我让患者躺在床上,引导她放松入静后,我将手轻轻地触碰她的腿部,这时只见她的腿剧烈地抖动起来,并且喊起来,说腿部出现了强烈的电击感。其实,我除了暗示以外,根本没有半点发气的意思。她腿部产生的电击感,是心理学早已证实的在暗示基础上引发产生的幻觉。继续“电击”一会儿后,我让患者起床穿鞋下地自己走。她当场就不要轮椅、不要搀扶地轻松地走了起来。我告诉她,从今天开始,不要再坐轮椅并且今天就自己走回家去。她照办了,一路顺利走了回去……

  根据这些阻断暗示时外气师的“外气”就失灵,利用暗示时非外气师也可重复出“外气”效应的正反两方面例子,完全可以断定,所谓的“外气”治疗效应百分之百地是心理暗示引起的。心理医生通过暗示疗法帮助患者解除病痛,伪气功大师和邪教教主则是利用这种暗示手段产生的效应,让不懂暗示的人建立起对他们的信服和崇拜,进而精神被完全控制。

  结语

  当年伪气功在社会上的泛滥是生成法轮功等邪教的土壤或基础。“法轮功等邪教多是打着气功旗号,踏着伪气功的台阶发展成为邪教的。多数邪教痴迷者最初是抱着学习气功健身治病目的接触到伪气功,进而被李洪志之流的教主通过表面是发功实质是暗示的手段引发的“神奇”效果,产生了对教主崇拜,最终被迷魂洗脑的。对于那些邪教痴迷者,在转化过来后,必须让他们彻底明白所谓发功产生的疗效不过是暗示的结果,邪教教主根本没有特异功能,这样才能有利于巩固住转化效果不反弹回去。 (作者为中国中医科学院气功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医学博士)

反邪教微信

反邪教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