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神七造假论”

来源:十堰防范办 2017-06-23


2008年10月8日,美国天文学家菲尔·普莱特在博客上发表文章,以专业的角度科学的分析了中国神舟七号“太空漫步”视频,有力的驳斥了法轮功《大纪元时报》所谓的造假论,多名网友做了回应表示支持,揭露《大纪元》的真面目。(2016年08月18日)很显然,菲尔·普莱特以一位科学家的严谨和良知从多个角度证明:法轮功《大纪元时报》提出所谓的“神七造假论”既缺乏科学精神,同时又习惯于主观臆断,《大纪元时报》刊登这样的文章是十分幼稚可笑、不负责任的荒唐之举!

  作者的相关信息查不到

  客观真实是新闻报道最基本的原则,是新闻报道的生命,是媒体公信力的基础。即便是新闻评论也要建立在客观真实报道的基础之上。试想一下,一个虚假新闻泛滥、造假习以为常的媒体如何能够取得公众的信任和认可呢? 《大纪元时报》无视最基本的行业准则,违背职业操守,竟然将一篇完全背离事实、毫无客观公允立场的文章刊发出来,借此攻击污蔑中国政府。尤其令人可笑的是,抛出“神七造假论”的所谓政治评论员查无消息,正如菲尔·普莱特在文中所揭露的情形:“什么政治评论员?奇怪的是,这篇文章的两位作者——Zhang Haishan 和 Shi Yu却没有列出任何明显的消息来源。他们做的只是引用匿名的中国博主,却完全没有注明出处。这真要人怀疑文章的真实性了。”既然连文章的作者、出处和相关证据都不能找到,就断然下结论说神七造假,《大纪元时报》竟然还把这样的文章刊登出来,其做法十分荒唐,其用心不言自明!

  文章论断只是主观臆想

  菲尔·普莱特作为一名正直的科学家,秉承客观公允的态度,坚持科学精神,从专业的角度对中国神舟七号“太空漫步”视频进行了理性分析,从多个角度剖析了“神七造假论”的荒唐无知之处。“神七造假论”的观点由于是建立在把直播视频放在一个太空模拟水槽中拍摄的 “太空漫步”,所以作者才说“太空漫步”是冒充的,才得出神七造假的结论。菲尔·普莱特对此予以驳斥:首先,宇航员打开舱门时飘出的小碎物不是气泡,如果是气泡,上浮的太快了,因而应该是太空船飘出的小碎物,文章的作者真是太蠢。其次,从中国宇航员出舱门的动作看,很明显表明这根本不是在水下。如果在水下,宇航员需克服水的阻力,他的动作不可能很快;宇航服上身上挂着的皮带和其他东西的移动效果应是在微重力环境下才会有的,不可能是在水下。第三,从宇航员手腕部所戴的反光镜反射出的几排组灯看,能在镜子里看到的反射应是黑黑的宇宙,偶尔反射出上面的地球,这样的事实表明不可能是在水下拍摄的。菲尔·普莱特的分析切中肯綮,将“神七造假论”假设的前提---直播视频是放在一个太空模拟水槽中拍摄的“太空漫步”直接推翻,在这样的前提下出现的结果及适用的科学原理与真正的太空漫步结果和及适用的科学原理大相径庭。由此可见,菲尔·普莱特的分析正好揭露出“神七造假论”的恶劣之处,也将炮制“神七造假论”作者的主观臆断、荒唐无知、甚至有被迫害妄想症的丑态告白于天下!

  发表目的是为抹黑中国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法轮功《大纪元时报》发表“神七造假论”的文章,目的非常明显,那就是要借此抹黑中国政府。从发表文章的作者来看,菲尔·普莱特指出,这篇文章很多地方都表明作者有被迫害妄想症,因为他们质疑太空漫步出现的时间,恰好与当时中国被攻击毒奶粉的时间段一致,进而被政治评论员说成是中国政府需要转移人们对毒奶粉的关注,所以才迫不及待制造个假神七,以缓解来自国内外的巨大压力。实际上,毒奶粉事件与神舟七号飞船发射的时间点一致纯粹只是个巧合而已,哪有那么多轮界的轮徒轮孙们所考量的政治因素呢? 菲尔·普莱特将这些作者的做法定性为“像是统一教的骗子们,寻找那些他们根本不懂的东西”,“编造他们认为合适的东西”,“然后将一些胡说八道的东西硬说成是事实。”看上去“这更像是寻找不存在的东西的阴谋论。”这些作者被菲尔·普莱特视作有被迫害妄想症应该十分恰当,一语中的。从刊发文章的媒体看,《大纪元时报》显然是一家很有背景和来头的媒体,它是法轮功邪教所属的媒体,与法轮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中国政府取缔了法轮功邪教,法轮功对此恨之入骨,必然要开足马力,利用各种机会、场合来大肆抹黑、污蔑中国政府,《大纪元时报》当然要配合、支持,甚至直接披挂上阵充当反共反华、抹黑中国政府的急先锋,刊登所谓神七造假的文章就是明证!正如菲尔·普莱特在自己的博客中所言:“我收到一封邮件,是来自《大纪元时报》的文章,这篇文章很明显是反中国政府的。”从网友的评论来看,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将《大纪元时报》刊文抹黑中国政府的目的看得分外清楚!如网友@mapnut说:“《大纪元时报》确实是被中国取缔的邪教法轮功旗下的报纸。”GregInVancouver说:“天哪,别引用《大纪元》,这就像引用科学教的精神病学家文章一样。这样一份介绍实事的报纸,为什么老是围绕法轮功、骂中国政府呢,真可笑。”Shane说:“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大纪元》总是派一些小个子的中国老女人在地铁分发报纸。我对这个受到中国政府取缔的组织有怜悯之情,但是法轮功的论调似乎太极端了。”看来,荒唐的神七造假论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出于一己之私利,《大纪元时报》刊发缺乏真实性、科学性、没有事实依据、带有强烈政治偏见的文章,足见该媒体行事有多么偏狭、多么荒唐,正所谓“神七造假论,满纸荒唐言!”

反邪教微信

反邪教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