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法轮功问题上的美国因素

来源:十堰防范办 2017-06-30

 [摘 要]  美国对待法轮功的态度是一种见风使舵的灵活务实态度。一方面,由于中美两国在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上存在根本分歧,所以它不会轻易放弃利用法轮功邪教组织牵制和遏制中国的基本策略。另一方面,为了避免中美关系的全面恶化和服从全球反恐战略的需要,也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和安宁,它又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境外法轮功组织的过度膨胀。

    [关键词]  法轮功;美国;和平演变;国家利益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政府和人民在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斗争中取得一系列重大胜利,初步实现了党中央提出的“教育大多数,团结大多数,转化大多数,解脱大多数,孤立打击极少数”的战略目标。目前,以李洪志为首的法轮功组织在中国境内已经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走上了众叛亲离和四面楚歌的穷途末路。然而,流亡海外的法轮功残余势力并没有因此偃旗息鼓,而是主动投靠美国等西方大国内部的反华势力,企图凭借后者的扶植达到死灰复燃和东山再起的目的。为此,李洪志及其追随者不仅心甘情愿地充当这些反华势力对中国实施和平演变的廉价政治工具,而且与后者在国际国内两个战场上相互勾结,相互呼应,从而对我国的国家形象和意识形态安全造成严重危害。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对待法轮功问题的政策并不是单一的,而是受到国际国内多重因素的影响。一方面,美国为了实施其“全球民主化战略”和对中国的“和平演变”,而一直对法轮功组织采取纵容扶植的态度,如批准为李洪志等人提供政治庇护,拨款资助他们在美国设立各级组织和开发“翻墙软件”,乃至在众议院通过所谓法轮功决议案,指责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的做法违背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另一方面,美国出于维护其国内安全和“全球反恐”的战略需要,又不得不顾虑中美关系的大局,面对法轮功组织在美国的发展加以一定限制,如驳回境外法轮功组织对当地反邪教团体和人士的无理投诉,不支持他们破坏北京奥运会在美火炬传递和花车游行活动等。

    一、法轮功问题与美国的“全球民主化”战略

    随着美国的“单极世界霸权”的确立,美国新保守派的首要政治目标已从昔日的公开抗衡苏联变成全力遏制潜在的竞争对手(中国),而“输出民主”正是其鼓吹的基本外交战略之一。

    今天的美国新保守派之所以继续把“输出民主”作为美国外交战略的核心,其目的自然是为了维护美国的“单极世界霸权”。由于中国不仅是当今世界上社会主义大国,而且是一个正在迅猛发展的地区性大国,所以美国新保守派自然把中国当成了新的假想敌人。当小布什政府于2001年上台执政后,随着大批新保守派人士的入阁,“输出民主”在美国外交战略中的地位得到进一步加强。

    从历史上看,利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宗教和人权问题来“输出民主”和实施和平演变历来是美国反华势力的拿手好戏。例如,早在新中国刚刚成立的50年代初期,美国中情局就已在其制定的对华工作方案中提出,“要时常制造一些无事之事,让他们的人民公开讨论。这样就在他们的潜意识中种下了分裂的种子”。“要不断制造消息,丑化他们的领导。我们的记者应该找机会采访他们,然后组织他们自己的言辞来攻击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宣扬民主”。在时隔半个世纪之后,对于正在推行“全球民主化战略”的美国政府来说,流亡海外的法轮功组织又为其提供了一颗遏制中国的重要棋子。

    在美国政界中的某些新保守派人士看来,如果美国打着维护基本人权和信仰自由的旗号来干涉中国内政,则不仅容易得到其他一些鼓吹“人权高于主权”的西方国家的支持,而且容易引起中国境内的各色“持不同政见者”的共鸣。因此,自1999年以来,他们一直把支持海外的法轮功组织作为对华输出民主和实施和平演变的重要手段。例如,美国国会中的少数新保守派议员多次发表各种关于法轮功问题的报告,并在这些报告中肆意丑化和败坏中国政府的形象,无理指责中国政府严重侵犯了法轮功分子的“基本人权”和“信仰自由”。与此同时,美国反华势力还频频利用“美国民主基金会”、“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等一些所谓的“非政府组织”来支持法轮功,甚至呼吁联合国和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以迫使中国停止对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打击处理。

    二、美国反华势力对法轮功组织的扶植利用

    因为李洪志长期利用法轮功组织从事犯罪活动并策划了震惊全国的“包围中南海”事件,中国公安部门早在1999年底便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逮捕令,但作为国际刑警组织成员的美国却在内部反华势力的策动下,非但拒绝将其遣返回国,反而将其当作干涉中国内政的工具予以政治庇护,并且公然为其提供活动经费和宣传渠道。

    同时,《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和“美国之音”等一些受“冷战思维”影响的美国媒体,早在1999年至2000年期间就曾派出多批记者深入中国大陆,以调查内地民众对法轮功事件的态度。尽管调查结果让这些对中国心存偏见的美国记者大失所望,但他们对广大中国民众声讨邪教的愤怒呼声视而不见,却蓄意通过剪辑、夸大和改造极少数法轮功分子的谣言来诋毁中国形象,将中国有关 部门对法轮功邪教的依法处理说成是“宗教迫害”,将改造法轮功受害者的相关机构说成“集中营”。实际上,他们这么做的真实目的正如美国社会学家赫曼与乔姆斯基在《制造许可》(“Manufacturing Consent”)一文中所说:“美国新闻或多或少地带有‘反共’味道,‘唯意识形态论’不仅始终主导着美国媒体对发生在社会主义‘敌国’的所有新闻的诠释,而且为他们提供了一条威胁与恫吓‘敌国’的途径……”可见,这些媒体对法轮功的偏爱正是为了将其作为“极具价值”的“反共素材”加以大肆渲染,以达到不可告人之目的。

三、美国政府在法轮功问题上的主要顾虑

    美国当局之所以要庇护法轮功组织,主要是出于“攻”和“防”两方面的考虑。从“攻”的方面看,这不仅是美国推行对中国实施和平演变的需要,而且有助于扩大美国在亚洲的地缘政治利益。从“防”的方面看,美国担心中国的历史性崛起可能损害美国的长远战略目标,因而希望利用法轮功组织来破坏中国社会稳定,尽可能延缓中国的崛起。

    美国作为当今世界的头号强国,其战略目标是多方面的,所以需要兼顾其本国的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地区利益和全球利益。因此,美国政府在制定关于法轮功问题的政策时不可能像少数反华议员那样为所欲为,而必然要顾忌中美关系的大局,并且要随着国际形势的发展加以调整。

    首先,美国政府在法轮功问题上的态度要受制于中美关系的大局。中国不仅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而且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也不断扩大,已经远远超出双方的利益冲突。今天的美国在防止武器扩散、保护生态环境、打击恐怖主义、促进经济增长、维持世界和平、保障能源安全等国际领域里都需要中国的合作,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中美两国地双边关系和世界层面上的合作空间还将继续扩大。因此,如果美国在法轮功问题上完全不顾及中国的感受,那么势必导致两败俱伤的恶果。此外,支持法轮功的美国反华势力实际上早已认识到,李洪志之流推翻共产党政府的图谋只是不功实际的幻想,他们之所以还要支持李洪志,仅仅是为利用后者来牵制和遏制中国,而不是真的要牺牲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来为其火中取栗。因此,当美国对法轮功的支持有可能招致中国的强烈反应并导致中美关系出现严重倒退的情况下,它可能会为了避免进一步刺激中国而做出妥协。例如,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当美国国务院在2010年5月讨论是否向法轮功主办的“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拨款150万美元以协助其研发“翻墙”软件时,就曾在美国政府高层发生重大争议。很多美国官员担心此举被中国视为敌对行为,进而妨碍双方在其他领域里的合作。此外,美国政府在法轮功问题上的政策考虑还必须服从其“全球反恐战略”的需要。为了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打击各种威协美国国家安全的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美国不可能孤军奋战,也不可能仅仅依靠少数西方盟友,而必须取得中国和俄罗斯等其他地区性大国的合作。这意味着,美国为了换取中国在反恐斗争中的合作,也将不得不在必要时候削弱它对法轮功的支持,以免进一步激怒中国。

    第二,美国政府对法轮功的支持必须以保证美国自身的国家安全为底线。美国的强权政治是一把“双刃剑”。它不仅能损害其他国家的主权利益,也容易搞乱美国人的思想,从而为邪教的泛滥提供可乘之机。实际上,科技高度发达的美国之所以会变成邪教肆虐的重灾区,就因为它在邪教问题上实行的内外有别的双重标准,从而动摇了本国人民对传统宗教和意识形态的信仰。然而在标榜高度宗教自由的美国,由于政府本身常因担心被人指责为侵犯宗教信仰自由而不敢轻易取缔邪教,所以抵御邪教的主力是一些非政府组织(NGO)。从功能上看,这些NGO又分两类。一是专门研究和揭露邪教的心理根源、精神控制术和传播途径的学术组织,如“反宗派(cult)运动”、“宗派预警和信息中心”、“信仰防伪计划”、“美国家庭基金”、“美国宗教信息中心”等;二是一些邪教受害者及其家庭组成的、通过发表演讲和新闻媒体向公众揭发邪教恶行的宣传组织,如美国民间人士为反对人民圣殿教而成立的“有关亲属委员会”、为反对“天父儿女”而成立的“父母委员会”等。

    这些反邪教力量的抗争让美国政府内部的反华势力在对待法轮功组织的政策上不得不有所顾忌,以将后者的活动限制在不危及美国自身的国家安全和不干扰美国人的正常生活的红线之内。一旦法轮功组织越过了这两条红线,美国政府就随时可能取消对它的支持并予以相应制裁。例如,2006年初,美国旧金山的法轮功团体因为不满中华总商会拒绝他们参加后者主办的农历新年街会和巡游,便将中华商总会告上法庭,并投诉到当地人权委员会。然而,旧金山人权委员会主席哈门(Virginia Harmon),在当年10月31日做出的裁决中驳回了法轮功的无理投诉。随后,当地的法轮功分子又前往旧金山市政厅进行示威抗议,但再次遭到失败。再如,美国民众常把法轮功蔑称为“难民操”(Refgee Exercises),而这个蔑称本身就说明它不过是极少数背叛祖国的“难民”们的一种把戏,而绝非真正的宗教信仰,更不可能得到美国主流社会的认同。

    从美国政府在法轮功问题上的上述政策特点和种种顾虑不难看出,它对待法轮功问题的态度是一种见风使舵的灵活务实态度。一方面,由于中美两国在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和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上存在根本分歧,所以它不会轻易放弃利用法轮功组织牵制和遏制中国的基本策略。另一方面,为了避免中美关系的全面恶化和服从全球反恐战略的需要,也为了保证其自身的安全和安宁,它又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境外法轮功组织的过度膨胀。因此,为了赢得反邪教斗争的最终胜利,我国政府和人民也需要按照攻防兼备、内外兼顾的原则,一方面继续在中国境内严密防范法轮功残余势力从事的反人类、反社会的犯罪活动及其散布的各种谬论,一方面在国际舞台上主动出击,按照“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回击和揭露西方反华势力利用法轮功邪教遏制和分化中国的阴谋。

    (武汉大学宗教学系  徐  弢)

反邪教微信

反邪教微博